阿启免费算命网

傅打开手机转移注意力。我刚看到高涵发来的定位信息,说他在那里等她。

傅让司机变道,把她送到说的地方。街上的人数增加了。他们上班上学,出来玩。大家已经从节日中慢慢回归正常生活。

傅盯着路边的人,来回搜索着。我好几天没见到他了,盼望着见到他。不知道她有没有她那么胖。

大部分人都是三三两两的在说笑。一个人站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似乎有点突兀。一阵风笼罩着他。其他人可以手挽手,搂着肩膀取暖。只有他一个人保持着挺拔的身姿,目光从每一辆出租车上扫过。

一阵风吹起了他的裙子,他刚好看到她的车,目光相接。平静的脸突然笑了,他慢慢走到了这边。

“师傅,就是这里,就停在这里吧。”

车刚一停稳,傅赶紧打开车门,跳下车。高涵加快了脚步,径直向这里走去。她搂着他的胳膊,缩着脖子,嗅了嗅,笑着说:“高兄,好久不见!”

高涵又笑了,但没有回答,付了钱,拿了行李。

冰冷的手里提着东西,而傅不能挽住他的胳膊。她不情愿地放手了。很奇怪。她只是喜欢和他有简单的身体接触。

东西放在后面,准备给她开门,但她已经坐了进去,所以他很熟悉,并且系上了安全带。

当上车时,富拉着他的手,在他的手腕上绑了什么东西。高涵举起他的胳膊,看着它。一颗金灿灿的花生被红绳捆着。一看就是小孩子或者女孩子带的东西。一个31岁的男人带这个有点搞笑。

“我奶奶有一个传了好几代的金手镯。她有四个孙子,传给任何一个都不好,于是把镯子换成了四颗小花生,还特意找了一个法师来保佑,不仅要投靠渡劫,还要送去祝福和长寿。我知道我哥带着有点难,所以我只要求你今天带一天,以后放家里。毕竟是传家宝,你说呢?”

算命一直在傅的脑子里打转,她放不下。终于,她想到了什么,就是这颗从小给她带来好运的花生。不管有没有鬼,在几件大事上她确实是靠着它度过了难关。中考和高考来月经的时候,她把这个花生放在口袋里,真的是“好运气”。

“我没给你传家宝。”

“是的,你母亲的发饰。我想好了,花生传给儿子,发饰给女儿。”

“傅,你知道保留这个词怎么写吗?”

“不合适为你保留。高哥,你好深沉,什么都放在心里。我再陪你玩,这样的日子我们肯定过不下去了。所以,我就牺牲一点点,为下辈子留下女人的矜持。”

“那我下辈子还会遇到我,我还是这个性格?”

“那就留给下辈子吧。”

“如果下辈子你还这样遇见我怎么办?”

“那下辈子……”

“那如果……”

林姣榆:你真的很无聊。

傅:爱情不就是从一段单身狗似乎很无聊的对话中感受到的一种甜蜜吗?

林姣榆:…)

学校的后门通向新建的大操场,穿过一条主干道。寒冷把车开到十字路口。不能大张旗鼓地把她送到宿舍楼下,只能送到这里,傅去拎东西回来。她有男朋友,却要这样躲起来。

想到这里,高涵内疚地看着她:“对不起。”

“高哥,你能不能不说这三个字。如果你觉得对不起我,就对我好一点。”傅松开安全带,“我们明天什么时候出发?你开车去吗?能不能不要太早?我想多睡会儿。”

“好吧,我来开车。可以睡到自然醒。当你想离开的时候打电话给我。我来这里接你。”

“很好。”傅作势想下车,但突然抓住了她。

“要不我送你回去?今天人不多,应该没关系。”他搬那两大包东西不容易,她肯定更难。

只是傅不想和他分开,所以他看了看校园。人真的很少,为什么不大胆一次呢?

“好!”正是她想要的。

傅还想点头,却看见一个人站在窗外冰冷的背后,穿着一身运动装,下巴上盖着一个高高竖起的衣领。

我想偷看一会儿,但当我发现她看到自己时,陈奇笑着敲了敲窗户。冷冷的回过头去,却不看他,陈凯打开后门,坐了进去。

“你们两个心大,我不怕被人看见?如果被发现,那就惨了。小心一个没毕业,一个失业。”

“别危言耸听,这学校有谁?”

“你瞎了吗?我不是人类。再看看那些家伙。要不是我把他们骗走了,他们早就发现这是你们学校高哥的车了。”他指着不远处几个同样穿着运动服步行上学的人。

“好的,谢谢。”

高山没有说话,若有所思地盯着前方。傅看着他,想说几句话。看到陈奇像看戏剧一样看着他们,她张不开嘴。

“齐,送珍珍回宿舍。”

“是的,乐意之至。但我首先要说,我派甄珍去不是因为你,我是为了她…她是我哥们儿的缘故。”他还给了傅一个媚眼,又白了她一眼。

“去!”

“那我先回去了。明天见。”傅把他的手从冰冷的手里抽出来。

陈奇若无其事地跳下车,然后弯腰把东西拎了出来:“我去,这么重!”

傅一步一步回头,那辆冰冷的车在那里停了很久。看到她迫不及待地倒退着走,他发动汽车,很快消失在他们的视线里。

“明天见。有必要假装不情愿吗?”陈奇是个苦力,一点福利都没有,心里很不平衡。

“这是恋爱时期。”

“这样一个能看不能用的男朋友有什么用?”

“高哥的好是你这种普通人能看出来的?”傅想从包里拿出他的手机,但拒绝了。

“我是一个普通人。嗯,我看不见,所以我适合体力劳动。这就够了。”

“你生气了?”芙一真拍拍他的肩膀。“我错了。嗯,邵晨的善良是我这样的外行人所看不到的。陈少科是未来电影界的新星,是中国争夺柏林奥斯卡的希望。”

“站住!”朱恩听不下去了,傅在旁边哈哈大笑起来。

和以前有什么不同吗?看起来真的没什么不同。他很乐意为她做点什么。她总是逗逗他,然后自己笑,哪怕别人得不到他的笑。

不管心里有多有少,都想维持这样的幸福。他是,她也是。

从后面远远望去,两人有说有笑,十分融洽。这个女孩一直不停地说话,偶尔还会笑。男孩很努力地搬着东西,偶尔会皱皱眉头,但大多数时候他都是充满爱意地看着她。多么像一对最普通的校园恋人。可惜就是这样。

“嗯,就这样吧。”芙一真试图从他手里提起什么东西,但陈奇躲开了。她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倔强地说:“给我。很难说这是同学,但是到了宿舍门口就不好说了。不能坏了名声,得找个妹纸。”

陈奇看了看前面的路,又看了看她:“你真的需要我来扛吗?挺沉的。”

“我真的不用,这个办法我还是可以的。来,给我。”

傅一真提了点事:“谢了。”没有留恋,走进去了。

真的很重。傅刚接过来,还差一点半,但她故作轻松,偷偷试了试,轻松地笑了笑。直到她走进来,陈其采才揉了揉脸。

还好我学的是编导。当演员累!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内容,图片,视频等均是来源于用户投稿和互联网及文摘转载整编而成,不代表本站观点,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其著作权各归其原作者或其出版社所有。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在线联系站长,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