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子命都是几月出生的

作者:李

来源:乐亭文化研究会《读乐亭》杂志第56期|乐亭故里网站(www.guxiangren.com)

题图来自网络。

每到春节,我总会想起80多年前在家乡的过年。那时候物质条件差,生活水平比不上今天,但总有一些有趣的童年故事,旧情和地方文化风味温暖而难忘。现在我将回顾一些印象深刻的要点如下。

童子命都是几月出生的

过大年要团圆

抗战前的十年是我的童年。那时候还没有春节这个名词。当人们说除夕和元旦时,他们指的是腊月三十(或农历二月二十九)和正月初一,这两天被称为新年。农民在春节期间特别注重团聚,几代家庭成员要聚在同一个屋檐下。县志收录的新年歌谣的前两句“二十一日送女儿,二十二日接婴儿”,意思是寒假带孩子回娘家的媳妇会在新年前回婆家,工作上学的成年家人也会在那时回家,享受“全家福”和“天伦之乐”。女儿婆家路漫漫其修远兮。当时我老家有个习俗(不知道是不是全县都一样)。送我新婚妻子回婆家的时候,她家需要派一个男生陪她,叫“压车”。五岁的时候,有一次陪我姐去看她老公的大黑坨子。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去十几里外的地方旅行,一切都是新的。一路上经过杜小口儿、果儿嘴(格尔崖)、火坨(胡家坨)等名字奇怪的乡镇,很兴奋地问我姐这问那。到了之后,公婆让一个大男孩陪我看街上的风景,让我和父母同桌吃饭,提前给了我压岁钱,临走前往车里塞了一袋花生和大枣。那次旅行给我印象比较深的是,大姐婆家人丁兴旺,幸福和谐,繁荣昌盛,充满过年的气氛。大姐乐在其中,我也很为她高兴。至于为什么要压车?有人说,一个男孩的生命重到足以保证一路平安,但长大后才知道这是胡说八道。真正的意义可能是为了避免年轻女性在路上的孤独和尴尬。

当时在农村更引人注目的是大批在东北做生意的村民回家过年的景象。清末民初,乐亭是山西、河北、山东经商人数最多的县。经常听说乐亭有36万人口,整数关外。还说乐亭村有去关东的商人,东北三县有老杂货铺。据县志记载,乐亭商人每年寄回本村的汇款相当可观,一年高达一千万银元。这些钱流入县镇商人和农村农民,对农村经济和村民生活的影响不言而喻。每年腊八节前后,流浪汉们络绎不绝地回到家乡,或走亲访友,或结婚成家,或养老。他们不仅带来了大箱小袋的礼品和年货,带来了财富,带来了幸福的前景,带来了繁荣的团圆和喜庆的气氛,也带来了一股都市商人和新时尚的风,使寒冷而孤独的农村变得活泼而活跃。

我们村十三户人家,有八户人家有办理业务通关的人。我的同宗四代十人都在经商。后来他回老家养老,在家陪了三代婆婆。每年儿孙们回来过团圆年,元宵节过后又陆续离开。我去他家拜年,看见所有的堂侄都穿着毛缎,戴着金钹,戴着怀表。一些人播放留声机,一些人用相机拍照。到了晚上,家内外灯火通明,烟火特别新奇响亮。他们讲东北的繁华与稀有,讲什么东山三宝,四怪;小鬼子是汉奸,老俄是坏人,朝鲜棒子是流氓。我还讲过日军轰炸张左林,赶走张学良,占领东北三省,宣彤回归“奉天”(沈阳),这些都是我没见过,也没听说过的。最生动的形象是,二先生的堂屋墙上挂着一幅鲜艳夺目的大型年画《发财回家过年》。屏幕上100多人,喜气洋洋,鱼龙混杂。画的中间是一个有钱人家的厅堂大院。大厅里有聚宝盆、摇钱树、庆祝新年的松鹤画、百福寿图。坐在中间的是一对面容慈祥的老人和女人,周围是穿着五颜六色衣服的孙子们,有的捧着宝贝,有的献上生日,有的放着音乐,有的载歌载舞。院外有很多仓库,六只动物成群,果园,菜园,河塘里有树。远处山口缭绕,海天一色。船只停靠码头,火车入关。回乡的人忙忙碌碌,络绎不绝,兴高采烈,货真价实。画的上方,关山之外,地远人高,广厦墟影绰绰。江雪有冰树的高楼云上,写着松花江、哈尔滨、同济商场、大罗新、亿发银行、亿发河…都是乐亭巨头创办的全国闻名的大事务所。考辛斯说,这幅画每年都有新花样,乐亭的顾客都争相购买。那时候我很受感染,长大后渴望去杜兰花生这块宝地旅游。

我小学的时候,日寇侵占冀东,经济凋零,店铺倒闭,山海关封锁,回国还要办理出国签证。我只是和一个要去老家谋生的表哥过年回来,不会回东北。二爷总是生病,日子过得很苦。老家过年的场景很压抑,那幅“发财回乡大于过年”的年画已经残破消失很久了,但我还记得很清楚,一幅80年前的游子衣锦还乡的画面。

过大年的敬神

前面提到的过年歌谣,“二十三大年初一祭灶尺,二十四大年初一贴对联”,“二年初一贴香斗”,都与拜神有关。当时,农民在新年期间崇拜的神主要是灶神、财神和门神。祭灶在旧社会是一件大事,关系到吃饭问题。小时候听老人们说,灶王爷是玉皇大帝派到各个家庭的代表,像元朝的“”,不仅监督你的吃喝,还监督你的言行。横批厨纸是一家之主,表明身份;对联是上天的好字,是下世的好运。希望他报天恩的时候,多说好话,不说坏话,避免明年倒霉。大人说清朝的时候家家户户都祭灶。23日晚,老厨君纸被剥开,蜜瓜、花生、炒豆等供品摆上了桌。然后点燃旧神纸,放鞭炮,把他送上天堂。供品吃完后,他的家人一起分享。当新买的厨君纸在除夕夜贴在原来的地方,就算他幸运了。民国以来,祭灶的越来越少。到了小时候,农村已经没了,但我还是吃着蜜瓜,糊着厨房纸,吃着好饭,这叫“小年”。厨神是谁?听家乡的一些老人说,张奎是神榜。他可以躲在地下看着千家万户。长大后从古籍中得知,火神祝融据说是第一个掌握火种,教会人类吃熟食,战胜野兽的伟人和神灵。

除夕夜,乐亭方言叫“五夜”,人要熬通宵(念腐),叫“守岁”。天黑后有人敲门,照例是送财神的信差。所谓财神,就是一个极其粗糙简单的木块,印在32张泥黄纸上。每个家庭都打开门,每人收到几个铜币。不买,但不要说“不”和“买”。你只能假设它被邀请了。在那些日子里,许多村民邀请财神,有些人甚至在他们的客厅里设立神龛烧香祭祀。这种图像是当地人打印的,人们自愿购买,政府不干涉。但年画摊上雅致的金盆和玉树的财神雕像并没有被供奉,只是贴在墙上作为画着福禄寿三星来看。在农村,我看到的所有财神的雕像都与文学财神相提并论,但他们不是为武财神关羽或赵公明。

门神几乎家家都贴,但没有灶神、财神那么受人崇敬和尊敬。神纸是从赶集的年画摊或者杂货铺买的,买的都是威风凛凛的将军和尉迟恭将军,却没见过、或者钟馗这些奇怪的捉鬼人。大厅前门贴门神和春联(门板贴门神,门框贴春联)。贴好之后不香不拜,日晒雨淋会变色破损,秋天前就会脱落。

相对于拜神的敷衍和解脱,过年在农村祭祖要虔诚和认真得多。祖先牌位要么在厢房,要么在正房。每逢大年初一破晓烧香,全家人都会在长辈的带领下给祖先磕头,一个也不能落下。小时候拜年给长辈磕头很累,但是要给祖宗磕头。地上放一个化妆棉,跪下敲三下。孩子们也学会一次做一个把戏。供状上放的菜,被取下来让后辈改天再吃,说是老祖宗福泽子孙共享。

有些村民除了在家祭祀,还要给村头的小土地庙烧香。小时候农村过年没有去大寺庙祈福许愿的习俗。我家附近的几个大庙,辛庄、桑园、张格庄、姚格庄、杜小口,都是清末民初把神像推倒办小学的。这可能与商业文化的影响有关。许多富商为家乡投资办学,但没有人花钱修庙。结果每个村头都只有土地庙。平时无人看管,污秽不堪,每到过年,总有人清理,让土地的泥塑能坐在应有的位置上,两壁露出冥界的恐怖画卷和女妖无常等鬼魂的画像。横批土地庙是保佑一方,门联是风调雨顺,国泰民安,口气大,无所不能。孩子们都学会说它的俏皮话:土地神放屁——招摇,土佬掏耳朵——翻泥;我也跟着大人们说了几句装腔作势的话:“土地,土地,住在庙里,受着烟与火的煎熬,听着某些花子的臭屁,故意把他转过来——咳!神仙不怒凡人!”既可笑又可悲。

我也见过我们村和老家村有几家供奉妖仙的,有狐狸,有黄鼠狼的长虫(蛇),被尊为胡仙,黄太仙,长仙。把牌位放在室内一个隐秘的地方,为的是乞求妖怪不要继续迷惑骚扰精神错乱的病人。这些患者多为贫穷的中青年妻子和被遗弃的妻子,这反映了商业化趋势给农村带来的社会悲剧。

过大年的吃

中国的传统节日都有自己的故事,大部分都与神和吃喝有关。久而久之,大部分都忽略了前者,只留下了几种时令食品供人们品尝和揣测。除夕是一个喜庆的日子,可以放松心情,辞旧迎新,感恩祈福,合家团圆。家家常年累月,节衣缩食。这个时候,他们应该尽力吃得更好,穿得更好,过上幸福的生活。上面的祭祀和祈祷大多是敷衍,主题其实让位于吃喝玩乐。

先说08年的吃。腊八之后,唐家河市场繁荣起来。农民买年货主要是买菜,也会买一些年画、蜡烛、鞭炮等。当时乐亭人的主食是高粱,成年人每天三餐都是高粱米(也叫糯米)稀饭。玉米是第二主食,做玉米粉糊饼(双面焦)和蔬菜水饺。小米种类不多,我们做小米粥,两米(还有糯米)饭,小米面。白面粉属于面粉和大米,你得在城镇里用它换小麦。富裕的农民在小麦收割时只能得到一两顿面条或煎饼。大米不是本地产的,叫粳稻,非常少见。市价是高粱的十倍,富裕户过年只买一点。肉类以猪肉为主,牛肉很少,羊肉更少。农民在自己家里杀猪过年,卖不出去的,吃不上的,就挂在客厅北墙外,冻着或者用陶罐腌着。当时滴水成冰九天,冻鱼能坚持到三月。农民食用的水产品主要是大量的河鱼和海鱼(鲫鱼、黄鱼、梭鱼等。),但春比目鱼、秋鲈鱼、一鲤二镜等名品却没人吃过。我们家孩子喜欢吃带刺的炸鱼,芥末籽炒面,火盆炒蛤蜊,尤其是后两者的美味,这辈子都忘不了。那时候家乡的蔬菜很少。年货里只有大白菜、萝卜、大葱和一点芹菜。水果更是稀缺,乡镇市场只有昌黎本地的鲜枣、梨、柿子。鲜枣放在坛子里,撒上烧酒闷一闷,可以保存很久。昌黎梨是坑里酸梨最多的。冷冻后皮肤变黑,酸中带甜,吃起来像刨冰。干果只产本地花生,栗子来自邻县山区,大枣柿子来自外省,价格昂贵。集镇的饼只有三种:槽饼、核桃饼、绿豆饼,除了串串送礼,很少有人买。食用油,那些年吃的是猪油(肉油),大豆油(植物油)。杀猪的人把板油煮一年,把油挂在罐子里。豆油要和集镇的大豆交换。香油也是用芝麻换的。给老人或病人煲汤时只加几滴。都说“油吃起来有点香,但是加多了就没味道了。”

过年民谣说,二十六个炖肉,二十七个熟鸡,二十八个水煮鱼虾,都是准备,一年中最好的一顿饭,都是在除夕和大年初一吃的。除夕的午餐和晚餐称为年夜饭。全家几代人聚在一起,先给祖先祭品,再奉上准备好的肉、菜、香、鲜,饱餐一顿。有些父母或老人还想喝几杯烧酒,先倒一杯酒,点一根火柴,再把锡酒壶加热后再喝。席间只需说吉祥话和喜庆的事,不允许抱怨和骂人。饭后,天黑后,便是五更之夜(今日读书),即“一夜连两年,五更分两年”。小时候家乡有守岁的习俗。夜班开始时,孩子们成群结队地玩灯笼,跑经纪人在村子里昂首阔步地玩耍,而成年人则点燃灯笼,燃放烟花来迎接财神。午夜过后,孩子们都睡觉了,大人也要熬夜。男人要在家门内外巡逻,爱护猪、牛、粮、草,锁好门,防火防盗。女人在屋里包饺子,蒸干粮(豆包、枣花馍、粘面等。).那时候,在农村,饺子是正月初一的专属食品。因为没有蔬菜,他们只吃了一种大白菜馅,还有一些干海苔和香油。一切都结束的时候已经过了午夜。每个人都应该睡午觉。当公鸡叫三声时,他们都起来迎接新的一年的开始。首先要做的是煮饺子。煮好了要给祖宗烧香,然后吃。俗话说,好吃的不如饺子,舒服的不如倒立。孩子们总是被告知不要吃这种期待已久的食物,吃完要拜年。天一亮,先给祖宗磕头,再给村里的邻户长辈一一鞠躬,说:“祝你新年快乐!”“大人们在街上相遇,互相鞠躬,说‘相见,发财’。过年后,孩子会从自己的长辈和亲戚那里得到压岁钱,都是给几个铜钱(俗称大铜钱)。用自己的钱,可以买街边小贩的糖葫芦、糖球、花生。村里不卖小吃的,一般都是春节赚孩子的压岁钱,有时还会吸引吹糖工、年糕等商贩来赶集。年糕,也叫切糕,因为谐音字,已经成为农村过年的时令食品。当时乐亭不产糯米,年糕多以黄米(粘小米)拌大枣或蒸黄米、蒸高粱米配大枣制成。粘高粱磨成米做二次元饭或面包饼,味道很好,而且产量极低,是不可多得的粮食。它的轴很长,耳朵细长灵活,能刨出高质量的扫帚。民国初年,许多城市的老式面粉厂都用乐亭制造的专用扫帚来清洗电磨的磨盘,一度成为中国的名牌产品。

小时候老家还传承着“破五”的习俗。初五之前没煮新米饭,只能吃年前准备的干粮。第五天是禁止的,燃放鞭炮,有些人甚至吃饺子。事实上,没有人认真遵守过五戒。在初五之前,许多妇女带着丈夫和孩子回父母家拜年,他们的父母会做一顿丰盛的饭菜。小孙子们过得又香又好玩,口袋里装满了奶奶、爷爷、阿姨们给的压岁钱。他们一离开工作岗位,就催促父母回家。张子总是假装生气,说:“我的侄子是一只狗。他吃饱了就走。”童心最真。除了初级的团圆和亲情,难道不是好吃好喝吗?

一般认为农历新年在正月十五结束,这是一个全民欢乐、观灯赏月、吃元宵的传统节日。那天晚上我的家乡有烟花,孩子们也提着灯笼在街上玩耍,但没有除夕那么热闹。因为家里不种糯米,做元宵的人也不多,只能在镇上的小吃店或者市场买。正月十五晚上煮,每人分几份。孩子吵着说不够。大人说吃多了就不消化。要多喝元宵汤,“原汤会变成元食”。

过了正月十五,就算过年过完了,还有一些冻糕和没吃完的肉菜,吃了很久,到月底才恢复高粱米一日三餐的正常生活。

过大年的玩乐

80多年前,农村过年娱乐特别差。不仅没有了今天的广播电视、文化下乡、郊游,就连连城剧院的鞠萍、大鼓,农村的皮影戏演员都关门回家过年了。一些中老年秧歌爱好者聚在一起扭秧歌村,因为锣鼓不统一,戏服不全,角色不全,好像要散架了。除了加入的男孩外,没有多少村民观看。有几个斯文人下棋,讲故事,唱歌,吹笛子,全是猫在家自娱自乐。有些男人无处自娱,就去私人赌场。那时候农村的只是最简单的三件事,赌一赌,扔骰子,推牌九。人聚在一起,输赢很快,出轨频繁,经常发生纠纷和打架,导致家人反目成仇,邻里树敌,甚至送一家人去犯罪。在这难得的休闲时间和文化娱乐的荒原上,有什么有趣又无害的休闲活动吗?据我所知,有三件事值得一提。

锤子:是男孩子的娱乐。春节天寒地冻,孩子们的玩耍活动受到限制。女生刺绣,剪纸,家里花很多时间(猪关节骨),比较温柔。天冷,男生抓不到鱼,抓不到蟹,抓不到蝉,抓不到鸟。他们扔鞭子和大炮,怕惹麻烦。丢坑赢钱是大人禁止的。在街上跑来跑去,打雪仗,滑冰,很吵很烦。只有锤子更有益,更有趣。锤头是两个人的腿相撞的决斗。每个人一条腿直立,另一条腿向前弯曲成4字形。一手托住脚,向前跳跃与对方扭打,击倒对方,使其筋疲力尽,或迫使其双脚着地。在整个打斗过程中手不得相互接触,违反者必败。这个游戏是有技术含量的,可以锻炼全身而且有益健康,可以用游戏规则公平持久的玩下去。我们村十岁左右的男孩子都喜欢玩锤子,有两个专家,侯书来和文立。侯人高大强壮,令对手闻风丧胆,却与李这个小小的技术人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互有胜负。李文玲聪明、敏捷,侯书来敏捷、勇猛但不鲁莽。两人的比赛经常会吸引很多村民前来观看和助威。我离开家乡后,在北京远郊看到孩子们在玩同样的游戏。它们被称为“碰撞”,没有多少人玩它。20年前,我在北京大钟寺水果批发市场看到一群说乐亭话的孩子在玩锤子。我忍不住和他们聊了几句,才知道他们住在新寨一带,孩子是和买水果的父母来北京玩的。他们说乐亭成了盛产水果蔬菜的家乡,家家有葡萄藤,农村有新鲜的桃园,这让我很激动,也很感慨。问到锤子,他们说现在的春节娱乐不比城市少。虽然锤子依然受到孩子们的喜爱,但已经不是过年好玩的热点了。

友虎:是老年妇女喜爱的休闲活动(乐亭方言称娘娘子)。虽然具有性质,但从未被当局作为取缔。究其原因,可能与赌资小,参与者特殊有关。游泳就是打牌,俗称钉钉子或者看马蹄铁。一般是四个人玩,一局四回合。所用牌的内容和规则与麻将相似。一共30套,120张牌,和麻将不同的是没有东西南北风。顺序牌的名称不是万、丙、条,而是万、丙、索。第三支箭不叫白,按牌的形象叫媳妇、老盖、姑娘。每人手里的牌不是13张而是16张。开始一张一张地抽牌,抓够了再依次进、打、吃、摸牌,最后以(hu)张牌(称为“满”)结束游戏,再重新洗牌进行下一局游戏。村里的老年妇女常年劳累,很少走出家门。在房子周围旅行是他们唯一的休闲和玩耍项目,他们每隔20到10天就会在新年问候后聚集在扑克桌上。他们大多没有心计,只管好自己的牌不管别人,让少数善于思考大局的牌手赢得比赛。因为只有几十个铜钱输赢,所以大家都不在乎,都很善良,互相学习,有说有笑,分享乐趣。牌战之所以叫游虎,是因为120张牌上印着梁山30个好汉的形象。分别是:一万燕青,两万宋武,三万吴用,四万华融,五万李悝jy,六万雷横,七万秦明,八万朱仝,九万宋江。一饼是林冲,二饼是白胜,三饼是戴宗,四饼是刘唐,五饼是时迁,六饼是石秀,七饼是,八饼是薛永,九饼是鲁。一梭张顺,二梭阮小二,三梭滚滚,四梭柴进,五梭阮小五,六梭徐宁,七梭阮,八梭公孙胜,九梭卢俊义。这三个活宝是王赢、晁盖和胡三娘。在那个年代,水浒传的故事在农村很少流传。游虎使这些梁山好汉妇孺皆知,有些人甚至把门神误认为李悝jy和华容道。几年前,一个老乡说他有一副扑克牌,邀请我去部落虎玩。到他家一看,牌的材质和画师都不错。可惜画的不是水浒里的人,而是花草虫鱼,冲淡了卡友们的怀旧热情。

牛鼎:这是一种用“多米诺骨牌”来推牌九的游戏,本身并不是。但由于官方下令查封游戏,这款游戏不能在公共场合玩,知道的人也不多。多米诺骨牌在乐亭被称为“牛二牌”,一共有32张。它们是用骨头(或竹子或黑木)做成麻将牌大小的长方块,表面刻上小坑为圆点。卡片上的点由一到六两个数字组成,具体来说就是:一到二,一到三四,一到五到六,一到六到七,二到二到四,三到三到六,四到四到八,四到六到十,五到五到十,五到六到十一,六到十二。以上11种组合各有22张牌;二加五加五,二加四加五,二加四加五,二加四加六,二加五加七,二加六加八,三加四加七,三加五加八,三加六加九,四加五加九。以上十种组合各有十件。这个游戏是由两个人玩的。洗牌后给每位玩家分配16张牌,3分的玩家先出牌,然后按照相同的人头数轮流对接。当没有牌可以捡的时候就结束了,先打完牌或者手里剩下的牌少的一方获胜。我是第一个跟一个老长工学牛的。他有一张黄铜做的多米诺骨牌。他从不,也不借给别人,而是留给自己和算命。他说:“推一头牛是有窍门的,不像推牌九玩钱。排九也有不赌的人。每人分六张牌,凑成三张对比。三局两胜还是挺有意思的。但是,人都是贪心的,不愿意学这些好玩的东西。”在我学会了如何对抗牛之后,我还和我的小学同学一起玩了一会儿用卫生纸做多米诺骨牌。抗日战争时期,民主政府严禁,工具被彻底摧毁,直到解放初期。1955年,我被派往苏联实习。在乌克兰钢企的俱乐部里,我看到很多人在玩和顶牛一样的游戏,牌和多米诺骨牌一模一样,名为“多米诺”。他们都玩桌游,不是为了。他们说这张卡在欧洲流传了几百年,有一首同名的俄罗斯民歌至今仍广为传唱。你也可以把几百张多米诺骨牌放成一个多米诺骨牌阵列,如果其中一张倒下,就会造成全盘崩溃。媒体用它来描述和预测政治经济形势,这就是所谓的多米诺现象。让我想起了老牛二品牌。不知道是国产的还是进口的。不知道什么时候,什么人把它变成了的工具,毒害了我们国家无数人,无数年,至今没有洗清它的骂名。

过大年的书卷气

春联。我在张格庄小学的时候,贾校长写得一手好字。每年寒假前,他都自己买红纸,带领几个书法极好的学生为村民写对联。村民们喜欢那些老掉牙的套话,比如“天增人长,春满功夫图”“春草绿又一年,杏花依旧十里红”“鞭炮声辞旧岁,梅花迎新春”“忠厚传家宝,诗书长存”“一夜连两年,五小时分两年”。恒皮喜欢“抬头见福,出门见福,人丁兴旺,恭喜发财”等吉祥话。他们拒绝说服他们改变一个新词。就算他们说北方没有梅花,也会改成薛瑞,一般都是摇头。他们说最好从祖先那里传下来。除了对联,还有人在家里贴上两寸多宽、四五尺长的红纸条,也叫春联,内容粗俗,如“入春节,万象更新,生活富足,天天争金”。祖宗牌位的对联一般是“晨三拜,早晚三香”,横批是“慎而追远”。马棚里或公交车上的对联是“千里来车,百姓安”,没有横批;猪圈门上没有对联,只有一横批的“肥猪满圆”打扫完院子,贴上红对联显得特别红火,学认字的孩子能认识很多生词。

小时候,我喜欢看年画。在那个没有电视、画报、故事书、漫画书的年代,年画给了我很多知识、兴趣和幻想。因为爷爷立了个家规,家里不准挂年画,我只好去邻居家和外面的世界看。年前,唐家河大集上的年画摊是最佳观赏地。摊贩们把样品用绳子挂起来或者铺在地上,都是五颜六色,琳琅满目,喊着“买天津杨柳青的新画吧!”“看这眉眼,看这颜色,别买它当草画!”父亲去集上和店里买年货,我在这个“画廊”待了很久。那时候的年画大概有四种:第一种是“家教”,比如我爷爷家贴的二十四孝图,朱的治家格言,教孩子的图。第二类“吉祥庆典”就像村里的很多家贴,招财进宝、麒麟送子、麻姑长寿、百花迎春、喜庆盈、福禄寿三星、虎群图、松鹤图、百福图、八马图。三是“珍禽异兽”,如虎、豹、狮、犀牛、孔雀、鸵鸟、鲸鱼等珍稀动物。第四个“童话类”是我最着迷的。每幅画以连环画的形式讲述一个故事,故事来源于古代小说、戏剧、神话,如三国、西游记、聊斋、女神崇拜、水浒、岳跃、隋唐、、包公、石公案、白蛇传、天河裴、八仙过海、俚语笑话等等。它让我朦胧地接触到了许多古今奇闻异事,奇奇怪怪的奇闻异事,真是难得的精神大餐。有两幅画让我印象最深。一个是神榜,长着翅膀的雷震子,三只眼的杨戬,能逃出土的屠孙航,骑着虎鞭的赵公明,四个大金刚,哼哈的两个将军,败仗的三姨,战死的五岳,各种稀有坐骑,无数神奇的法宝,把我吸引进了一个梦幻世界。另一种是俏皮话(歇后语),图文并茂,幽默诙谐,如“骑驴看唱本——走在桥上(看)”、“老边儿戴笔帽——双尖(奸诈)头”、“旗杆上绑鸡毛——好大的掸子(胆量)”、“粪姬子盖房子——没门儿。俏皮话是乐亭方言的特色之一,老边儿、费姬子等词也是乐亭特有的。在当时文化雨露极度匮乏的农村,年画也是成年人不可多得的文化娱乐读物。几个月前,北京有一个漫画书(绘本)展览,引起了很多五六十年代出生的人的怀念。我津津有味地看着它们,让我想起了890年前的年画。恐怕很难再见到你了。

帝国日历。对联和年画是单张纸,而御历是薄本,也叫“宪本”。16页,黄皮,40多页,每年发行一本书。从上世纪40年代开始就没见过御历了,只能凭记忆做一些印象。1930年以后,御历的开头又加了两页,内容包括南京政府的国旗(天蓝地红)、孙中山的画像和政府官员的照片,从时任南京国民政府的林森开始,依次是汪精卫、、胡、冯玉祥、阎锡山、张学良、、、李宗仁、何、宋。其次是正文,包括历书和附录。日历每年更新,附录中有知识和迷信,多年来基本不变。

历书部分的第一页是对全年气候和年景的预测,分别用龙和牛的形象来表示。最多有九条龙或牛,有的叫几条龙治水或几头牛耕田。龙控水太少说明干旱,龙太多可能会泛滥。牛代表农业生产力,更多的牛有望获得丰收。这种表述很简单,缺乏科学依据,但在没有官方的正确预测的情况下,民众不得不相信它,对未来保持警惕或抱有希望。下面的二十页是年历的核心——日历。那时候我只知道阴历(夏历),不知道阳历。列出一年中的12个月、24个节气、350天或380天。在没有报纸、电信、日历的农村,我们只能靠它来分辨这个月是大月还是小月,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所以它成了家家户户的日常必需品。在日历中每一天的底部,都有一系列神秘而武断的文字,包括吉祥或不吉利的日子,适宜或不适宜的日子,如何避免不幸和幸运等。项目很多,旅游,结婚,见人,找工作,破土,放梁,洗澡等。,哪些才合适,哪些不合适。在那个年代,人们也是抱着相信自己拥有的东西的态度,经常上当或者犯错。有现代知识的人都不信这个,但这是从古代的阴阳五行学说和天文历法流传下来的,一般人也不会用迷信和欺骗来对待。至今,这样的日历营销在香港、澳门、华南地区依然存在。《皇历》的附录,有些属于普及知识和日常生活的内容,以备日后参考,如全国有多少省区,几个主要城市,有哪些山川河湖,水陆交通路线;中国历史上有哪些朝代?世界上有多少个大陆和海洋?各大洲有哪些大国?中国有哪些邻国?怎么写信,怎么记账,怎么做合同,怎么写呈文,怎么办婚丧嫁娶,怎么写对联,春联,喜联,挽联;有哪些官方的相关法规、禁令、注意事项、疾病和灾难的处方等。这些知识有一定的用途或参考价值。皇历的最后几页充满了迷信荒谬的内容。记得刘伯温的推背图,诸葛亮的学前课,道家驱鬼驱魔的神韵,故宫老先生的抱魂榜,男女婚姻十二属相的公式(白马怕青牛,羊鼠一度退…).前三种是古代占卜书和预言,被坏人用来招摇撞骗;持魂令也会耽误孩子的病情,造成不幸。最毒的是婚姻公式,被算命先生用了几千年,毁了很多美满的婚姻!

这是80年前我记忆中的春节,是当年孩子们最大的期待。

(作者李,原冶金工业部建筑科学研究院党委书记。)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内容,图片,视频等均是来源于用户投稿和互联网及文摘转载整编而成,不代表本站观点,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其著作权各归其原作者或其出版社所有。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在线联系站长,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