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山夜雨打一生肖

原文/董

巴山夜雨打一生肖

(春江花月夜)(春江花月夜)

当代人的夜生活比古代帝王的更丰富多彩。三五好友日落时分在酒吧见面,然后去歌厅唱歌。人们常常会说再见,直到疯狂。当然,古代皇帝有充足的物质条件来支撑他们在灯下饮酒作乐的夜生活,但绝大多数普通百姓,甚至是中下层官员都做不到这一点。对他们来说,夜晚来得很早。

古人,比如唐朝的诗人,在早到的漫漫长夜里,在做什么,在想什么?通过对唐诗的梳理和总结,我们发现唐诗中的夜情主要有三种:一是思念故乡,即表达游子思念家人或家人思念游子的感情;二是受伤时爱惜身体,即哀叹虚度年华,或哀叹事业险恶却一事无成;第三种是入世后忧国,即表达自己在兴盛时的进取之情或对衰落中的国家的忧国之情。

第一,想家想得远

怀旧是诗歌创作领域中一个由来已久的主题。漫漫长夜,想家的男人在外面旅行,漫漫长夜,独自在空房间的女人在远方学习。《诗经》中的汪锋、秦风、潇雅等都有很多描写重兵役、重徭役导致的厌男轻女现象。汉代《古诗十九首》中有很多类似的篇章。魏晋南北朝时期,天下分合,咏怀乡愁的诗多了起来。到了唐朝,先是开疆拓土,再是守边征讨胡,然后就是长期的割据诸侯的内战。即使在其短暂的繁荣时期,许多官员前往北京或长城以外寻求名声。所以唐诗的夜感中有相当一部分篇章是表达乡愁和怀旧情结的。

在唐诗的夜情怀中,乡愁包含了对故乡、家人、故人的思念,尤其是对妻子的思念;而远小姐主要是对出差、经商或戍边的丈夫的闺房小姐。

大中元年(847年),牛党整肃李党,李党骨干之一的郑亚被迫离朝,南下广西(今广西桂林),任桂都防御司令。李商隐(约813- 858),已故李党另一中坚王茂元的女婿,曾与郑亚在贵州幕府共事。次年夏,郑涯又被贬为刺史,李商隐失去了官职,只好去蜀中投靠徐,把节度使让给了杜鹃花。杜鹃本不打算用李商隐,但夏天雨季来临,李商隐在蜀中一直呆到初秋。没有工作,路费就要用完了,家里人来信询问归期,但初秋的蜀国依然下着大雨。留在蜀中是毫无疑问的,也是不可能回家的,于是李商隐写了一首诗《雨夜给北方一个朋友的字条》来表达对妻子的思念之情:“问君归来,夕雨起。为什么不一起剪西窗的蜡烛,却谈晚雨?”

在外生活,节日和夜晚是最容易想家的地方。当然,“每逢佳节倍思亲”,但节日有限;而寂寞的夜是一个接一个的,尤其是寒冷的秋夜,更不用说多雨的秋夜了。李商隐的诗歌以语言丰富多彩著称,《雨夜给北方朋友的短信》也具有这一特点。秋夜雄伟的巴山,巴山酣畅淋漓的雨夜,池边水泛的动感,西窗剪烛的温馨,但诗人用丰富多彩、气势磅礴的语言抒发感情,感染力大大增强。秋夜巴山的豪放已化为萧条,晚雨的旺盛已化为乡愁的倾泻,池畔的动感已化为说不出的深情的尴尬,西窗剪烛的温馨竟是“还未”!

李商隐自幼跟随牛党首领令狐楚学习,与令狐楚之子令胡涛关系非常友好。正是因为这层关系,李商隐成为了一名书生,走上了仕途。然而,李商隐后来娶了李党骨干王茂元的女儿,得罪了继承牛僧孺作为牛党骨干的凌。从此陷入牛李斗争的漩涡,仕途自然坎坷。从李商隐的诗中可以看出,他是一个追求唯美的人,但政治不追求唯美。李商隐以他的艺术直觉卷入了牛李之争的漩涡。他怎么可能不受伤害?但从中年人李商隐写的《雨夜给北方朋友的字条》这首歌来看,他已经累了。他最想做的就是赶紧回家,和最亲爱的人一起享受剪蜡烛的夜晚。

生活在国外的唐人抒发夜间情怀的作品数不胜数。如孟浩然的《建德夜泊》,抒发了久别他乡的诗人的思乡之情,所谓“小舟在雾泊中前行,白昼渐短,旧日回忆起”;崔豪的《黄鹤楼》表达了诗人在武昌时“惟我望故乡,暮光渐黑,江浪上有愁云”的情怀。马岱的《坝上秋居》表达了诗人在树叶飘动的夜晚思念家人寻求慰藉的心情,即“外国树的垂叶,灯笼的寒光,夜晚的孤独”;等一下。

岑参的名句“功名只从马上来,真是英雄的丈夫”概括了盛唐士人获取功名的主要途径之一,那就是加入边塞立功,这比需要有权势的人支持的科举考试要容易得多。诗人王昌龄(698-757)也走了这条路。开元十二年(724年),王昌龄带着一本诗集和一把剑去玉门关外参军,通过建立军功结交权贵。15年(727),授秘书兼省校对员。王昌龄不仅在塞外吟诵了大量的思乡诗,还推己及人,为远在千里之外的关中或中原千千等待丈夫被封的闺阁女子发声,写出她们的期待,表达她们在寂寞的夜晚对丈夫的持续思念。

王昌龄《吴起曲》吟咏:“白马追朱彻,黄昏变狭邪。柳树在为夜晚而战,却没能飞到家。东房的参军了,每次听到乌鸦叫,就知道黑夜了。”这首诗虽然很小,但内容非常丰富。前两句是闺房想象远方丈夫立志功名的得意姿态。虽然闺房在她心里有一种自豪感,但是“黄昏”这个词把远方和她的闺房联系在了一起。黄昏来临,两个天各一方的人,必然会想念对方。中间两句,乌鸦比人强,闺房飞到屋顶是因为有的乌鸦争不到枝头,委婉的告诉老公,不用建多大的军功,随便混个名气就行。其实这是闺房思念丈夫的暗示,她期待丈夫早日回家。最后两句,闺房听到乌鸦叫就知道半夜了,说明她直到半夜才睡着,日复一日如此,形成了惯性。唉,她一直在想远方的丈夫。

《唐人全诗》中也有不少作品表现了闺房在一个不眠之夜的长久渴望。再如,沈泉琦的《独孤》表现了闺房对从军十年却突然音讯全无的丈夫的无所适从的思念,所谓“此处凤凰城秋夜长”;李白《子夜四时歌》(秋歌)中的闺房,呼吁“哦,鞑靼军队何时被征服,我的丈夫何时从漫长的战役中归来!”在“一轮明月悬京城”的躁动中“万锤百炼”。杜甫的《月夜》表现了对远在福州的丈夫的思念,“她在看月光,独自从她的房间窗户看着它”,他在长安谋生。等一下。

“月弯照九州,几家欢乐几家愁。几对夫妻同病相怜,还有几对在外漂泊。”事实上,在兵役和劳动极其繁重的封建社会,大多数夫妻、母子、父子总是聚少离多。在两地分居的漫长日子里,有多少晚上想家的男人,就有多少妻子、父母和孩子。

第二,受伤时爱惜身体。

从诞生之日起,人类就一直为生命的短暂而担忧。为了实现长生不老的梦想,在漫长的历史时期里,人们尝试了一切徒劳无功的事情。大约到了东汉初年,一些头脑清醒的人不再试图成仙,开始珍惜有限的现实岁月,这就是“惜时”。但岁月如此有限,一个人的一生真的很难有多大成就,更何况疾病、战争、险恶的事业都没有放下有限的生命,这是“为健康担忧”。“惜时”、“忧生”的思想在《古诗十九首》中表现得淋漓尽致。从此,“珍惜时间”和“为身体担忧”成为文学史上永不衰落的两个母题。

唐诗中的诗人,白天忙于建功立业、应酬待客,但在难以入眠的漫漫长夜里,他们会思考岁月和人生,感叹时光在不经意间流逝,感叹久病未愈或身处政治险境。

张(约647- 730)是盛唐时期一位重要的诗人,虽然他只留下了两首诗。他的代表作《春江月夜》以春、河、花、月、夜五个意象为核心,描绘了一幅春江上遥远的月夜景象,传达了思乡、追天、伤时等哲理情感。最能表达诗人伤时情怀的是这四句话:“谁见江边月?”江悦年初什么时候拍的照片?人生代代不息,江月年年相似。”

人类大概从出生开始就一直在看月亮。在古代,人们不明白月亮为什么发光,月亮为什么又圆又短,光晕是什么。迷信使得原始社会、奴隶社会乃至封建社会早期的许多制度都与人们对月亮的神化有关。到了汉代,随着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模式的成熟,思想逐渐解放的人们开始眷恋月亮。此后,人们对月亮的思考越来越世俗化,《春江花月夜》反映了唐人对月亮带有生命哲学色彩的思考。在没有人类的情况下,月亮有规律地出现在夜晚空的河面上,年复一年,直到今晚依然如此。第一次站在河边,接受月光洗礼的人,早就死了,此后这样的死人无数。一代又一代这样死去的人,他们的生命是如此卑微,没有人知道他们的名字。盛唐是一个开明、开放、自满的时代。张作为江边最后一个望着月亮,接受月光洗礼的人,他为一代又一代在月下虚度光阴的古人感到惋惜。同时,他也为自己是一个虚度半生却一事无成的所谓“吴中四君子”而感到痛苦。月光漏在诗人的头上,他的头发更加花白,诗人得心应手。

全唐诗中,时常有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悲叹生命的夜感的作品。再比如,刘希夷的诗《代北白头吟》通过少女、老人、鲜花、松柏等意象的叠加,引发了“但当你看着古老的歌舞场所,只有鸟儿在黄昏时忧伤”的思考。李商隐的《乐游园风景名胜区》通过诗人在一个黄昏的游园活动,发出了“夕阳无限好,被将临之夜埋没”的强烈诉求。当戴树伦与久别的老朋友重聚时,他突然发现时间过得真快,所谓“秋月倾满,乡镇千夜上”;等一下。

李贺(约791- 817)是中唐时期重要的诗人,他的诗因善用神话传说讽刺当下,被后人称为“鬼神之言”。李贺的生活简单而悲惨。他虽然是唐朝皇室的远亲,但已经落魄,却无法通过科举,因为他的父亲叫李金素,礼教不允许李金素的儿子像同代人一样被称为“李进士”。从小李贺就瘦弱体弱,疾病一直伴随着他。虽然他在韩愈的关照下于元和六年(811年)从九品得到了一个官职,但两年后因病无法升迁,被迫辞官回国。之后,他在养病,一边整理旧作,一边写新诗。

创作加重了病情,但创作是李贺一生的全部寄托。一个秋天的傍晚,李贺在一首诗《咏怀》中描述了自己尴尬的心态:“每天写一本书,你会震惊的。”对着镜子笑,是南山时期!“李贺整天写诗,直到黄昏才停笔。在他点燃蜡烛的那一瞬间,李贺在镜子里看到自己的头发开始变白。这怎么能不让他震惊呢?要知道,他才二十多岁。李贺记得小时候的一个生日。他父亲的朋友来祝贺他。他们看着李贺虚弱无力的身体。为了好运,他们都祝他今后长寿。现在他们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李贺只能苦笑。

为了安慰自己,在昏暗的烛光下,李贺开始写另一首诗《马史》:“武帝爱仙,紫烟烧金。马厩里全是肉马,不懂天。”渴望成仙的汉武帝从西域引进了血马,养在皇宫里。精细的饲料,精心的喂养,让这些马变得又肥又壮,就像是扩大版的猪。汉武帝能靠这些猪载他上天吗?其实李贺并不像汉武帝那样渴望成仙。他渴望通过饮食,长成汉宫中血马般的身体。即使留在地球上,也要有一个“知天命”的生命极限。可悲的是,李贺终究没有活到三十岁。

唐代诗人坐在灯下,常常感叹疾病对身体的损害,担心战争和官场生活对自己生活的摧残。这类作品又是一例:杜甫的《耳聋》描写他因耳聋而听不见猿猴鸟鸣,以至于成为一个没有知觉能力的人,如“猿猴秋啼,鸟语夜啼空”;陈涛的《西游记》揭示了边疆士兵的命运和他们独自持家的妻子的命运。所谓“江上穷骨,犹活在梦里”;白居易的《萧相公家是远道禅师赐的》,面对“仕途悲如笑,昨日辉煌今衰”的厄运,发出了“转如秋华盖无定所,长于”的悲鸣;等一下。

“儿子在四川,逝者如斯夫!”时间的流逝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年年花相似,年年人不同。”在岁月的打磨下,人不知不觉变老了。夜深人静,人们回忆起前半年的时光,怎么能不悲伤?而突如其来的疾病和坎坷的职业生涯,随时可能提前夺走人的生命。千百年来,只有唐人在受伤的时候才爱惜自己的身体。

第三,入世后的忧国忧民

唐朝是中国古代文明的顶峰。中国古代有四个最著名的盛世:文景之治、贞观之治、开元之治、康干之治。唐朝虽然占了四个盛世中的两个,但总的时间跨度只有50多年,和唐朝近300年的国家财富相比还是很短的。

诗人或盛或衰,他们看到不同的社会图景,有不同的感受。考察唐诗的夜情,盛世诗人表达了热爱时代、积极入世的情怀,乱世、没落诗人表达了忧国忧民的情怀。

开元十四年(726年)秋,著名诗人张九龄(678-740)从洪州(今江西南昌)升任贵州(今广西桂林)刺史兼岭南按察使,诗人由陆路、水路赴岭南。一天晚上,诗人借着月光在耒阳溪(今湖南耒阳)划船,却走错了支路,沿原路折回。明月当空,诗人不为一时迷失而苦恼。相反,溪流和山脉的宁静景色也触动了诗人的感情。他随后附会五律《夜耒阳溪》:“乘晚亭归船,源道转隐居。月光下看岭树,风中听溪水。兰琪进入船与船之间,结霜的衣服飘了起来。今夜猿声虽起,非别家之忧。”

关中的秋天是寒意侵人,树叶纷纷飘落的季节,但在南方,看起来春天还没有走。风平浪静月泄,郁郁葱葱的耒阳河,波澜不惊。诗人的船就像在的丝绸上滑行。开元14年是“开元盛世”的高峰期,诗中夜航、月下静溪的画面给人一种祥和的感觉。耒阳溪白天满是画,歌唱的喧嚣终于归于平静。游客们现在正在享受城市里成千上万盏灯的温暖。诗人泛舟之夜的耒阳河,正是盛唐盛世的写照。

张九龄的老家是韶州曲江(今广东韶关),曲江比洪州离贵州更近。但盛世儒生想家,是可耻的。张九龄自长安二年(702年)进士以来,长期在北京工作,很少回老家。就在他从中国书法家手中释放洪州刺史后没几个月,随后又在贵州履职。这是朝廷对他的重用,这当然让积极入世的张九龄意气风发。所以,当诗人在家乡曲江北向的耒阳河上航行,离曲江越来越远的时候,他并不想家。耒阳河两岸的猿猴中,《耒阳河夜行》以“不忧别家”告终

唐代有很多描写诗人夜间主动入世的作品。比如上官仪的《风和山野秋》,描绘的是初唐“殿帐分明,路含秋影”的宫中君臣和睦;孟浩然的《夜归鹿门歌》描绘了开元年间“山寺钟声夜至,渔城人跌跌撞撞上渡船”的渡船繁忙夜景。岑参的《白雪歌·送别田书记吴归乡》描绘了“如春风来,夜深人静,吹开万梨花”的繁华边塞风光;等一下。

天宝十四年(755年)冬爆发的长达八年的“安史之乱”,标志着唐朝的衰落。“安史之乱”爆发后的前两年,政府军接连溃败,大部分土地落入叛军手中。为了补充部队,官军抓壮丁,开始招募老人小孩,使广大农村田地荒芜,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甘源二年(759)春,杜甫从左世义贬至华州(今陕西渭南华州区)参军。他离开洛阳去化州工作。他在陕西单县村(今河南单县观音寺镇村)的一家农家乐住宿时,正巧遇到部的士兵在夜间逮捕丁。杜甫根据自己的所见所闻写下了著名的叙事诗《石昊》。

诗的前四句,四个主角同时出现:“黄昏时分,你投石沟村,官员夜捕人。老人翻墙走了,老婆婆出去看。”城市里已经人去楼空空,诗人只能在乡村过夜。有多少人能生活在农村?老人逃跑,说明青壮年都是军人。为了掩护老人逃跑,老婆婆出去处理。在接下来的十六句中,这首诗描述了老妇人和官员之间的对话。从对话中可以看出,大部分青壮年都死在了前线,下层民众连埋葬的机会都没有,所以要继续向前线提供兵力。还有为什么官兵嚣张?这一方面是由于统治者与被统治者的关系,各级统治者压迫人民早已成为习惯;另一方面,官方很难完成这个征兵任务,于是就吓唬老婆婆,让她补上。最后四句“夜长声音绝无声,似哭似噎。”不仅仅是为了照顾开头,也是为了解释结尾。它平静的语气深化了主题——“声音”已经死亡,似乎一切都平静下来了。谁知道诗人走后会发生什么?谁能保证明晚老人不会被抓?

从来没有一首纯粹的叙事诗,尤其是杜甫的诗。《石槽》在完整的叙事中,投射了诗人对安史之乱中人民悲惨遭遇的同情,投射了诗人对乱世中官员仍不悔改、继续以邪恶的方式压迫人民的愤慨,体现了诗人对国家未来走向的深切关注。

唐诗的夜感中,还有很多忧国忧民的成分。例如,高适的《葛炎行》描写了秋末灰沙中的边境战争,年复一年,草都枯萎了,剩下的几个守望者守在孤独的墙边;杜甫的《哀将头》描绘了沦陷区诗人“登上鞑靼,黄昏沉沉,满城尘烟,我南逃,我北望皇位”的悲情。薛能的《灯夜》借古代周穆王徐偃王之乱,展现了中唐时期弱枝强枝的面。等一下。

中国古代史上最辉煌的几十年是在唐朝,天宝之后的乱世和衰落持续了150多年,唐朝才灭亡。建功立业是儒家的“家训”。盛唐时期,大部分诗人都能积极入世,或研读五经参加科举,或在边境参军开疆拓土,所以他们的夜情高涨。但是,在更长的乱世和没落时代,诗人已经成为社会的边缘群体,他们的学校毫无用处。他们不仅难以实现自己的治国救民的夙愿,有时甚至连自己的生活都无法掌控,所以晚上的感情会表现出忧国忧民的特点。

唐诗分类研究兴起于清代,但至今并不流行。唐诗中的云、水草、白帆、昏睡、客居、寺庙等情怀都值得深入研究。本文探讨了唐诗中的夜情。唐诗中的夜情主要有三种:思乡、伤身惜身、入世忧国。当然,与其他文学体裁相比,诗歌更能集中反映社会生活。唐诗中的夜情之所以可以分为不同的类别,正是反映了唐代社会面貌的起伏,反映了诗人的生活因社会变迁而呈现出不同的面貌。

【作者简介】董,1971年出生于江苏宿迁。传统文化学者,网络知名作家,江苏省高等教育自学考试汉语言文学专业知名导师。他的研究主要以唐宋文学为主,也涉及文史哲各个领域。

【描述】文字图解来自头条免费图库。

(编辑:董瑶、单爽、冯玉)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内容,图片,视频等均是来源于用户投稿和互联网及文摘转载整编而成,不代表本站观点,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其著作权各归其原作者或其出版社所有。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在线联系站长,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