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水是迷信吗

风水是迷信吗

近年来,风水又开始流行了。风水先生是不行的。在一些学者的发言和著作中,风水学也被描述为建筑选址的“环境科学”,如依山傍水,背风向阳。通过对历史文献的考察,笔者发现这完全是一种误解。现将结果公布,供有关人士参考。

图片来源:google.com

一、风水术不是孔孟老庄及其以前的传统

《易经》记载:“古葬者,以厚衣酬之,葬于田。不封树,丧期无数。”这个时候自然就不需要选择埋葬的地方了,也没有死人可以庇护活人的说法。“后贤易用棺”(《系辞下》),自然有葬地。但根据历史上的相关调查和我们现在掌握的文献,直到秦汉时期,人们都是生活在一起,葬在一起的。不存在因为运气好坏而选择埋葬地点的说法,也不存在埋葬地点能联系到生者运气好坏的想法。

关于葬地选择的最早记载是《孝经》中的丧亲篇:

做好防范。

根据后人的注释,这里所说的“宅”是指坟墓;“赵”是墓地的范围。但是,这种葬地的选择,只是为了逝者的安宁,而不是为了生者的富贵。而且“占卜家兆”和其他占卜活动一样,只是逢大事占卜的做法,尚未成为独立的占卜项目。

《孝经》据说是孔子传下来的,有曾参的记载。不过,据朱等学者考证,此书更有可能是后人所编。

所以风水在孔孟庄时代并不是传统。

二、袁安为父选择葬地的事不可靠

汉朝的时候,有一个叫袁安的人,曾经做过宰相级别的官员。据袁说,的父亲去世时,他的母亲要求他选择一个埋葬的地方。在路上,他遇到了三位学者。秀才指着一个地方给他看,说如果葬在这里,死者的后代就可以世世代代做高官了。这三个书生说完就不见了,袁家真的是一代又一代高官。

那三个学者明显是神。关于袁安有没有这个东西,有很多疑问。如果汉代有这样的方法,肯定会首先用在皇室墓地的选择上。然而,东汉开国皇帝刘秀的陵墓位于黄河故道。后来的皇帝也看不到为了后代的繁荣而选择墓地的记载。

相反,东汉三国时期,曹操和诸葛亮都立了薄葬遗嘱,对自己埋葬地点的选择,只是“立足高远,不封树木”,“住在不毛之地”。“以高为据”的理由和东汉一样,沿袭古代制度,方便英雄陪葬吉凶,根本不提。《后汉书》是南朝叶凡写的,距今近500年,东汉初年。当时流行《葬书》,可能是因为后人想宣传《葬书》的可信度,又因为袁氏家族世代有高官,所以制造这样的谣言,被范采纳。

三、唐代及其以前选择住宅和葬地的理论不是风水术

魏晋南北朝时期,以趋吉避凶为目的的择宅葬俗十分普遍。于是在唐太宗初年,唐太宗让吕才整理“葬书”和“宅经”,陆见过的“葬书”已经有120种。其中“宅经”说基本上是五行学说衍生出来的五姓五音说:

《易》曰:“古者居穴而居野,后圣人易以宫蔽大强。”殷周时期,有一个关于卜家的故事,所以《诗经》称之为“阴阳”,书上说“卜罗维斋”,意思是卜家好坏。至于现代巫师,五姓之说更是重要。说五姓者,谓世间万物,如宫商角羽,皆知属之。行为好坏,这就是规律。(吕才《叙府经》)

也就是说“占卜家”的事只出现在商周时期,而且只是一种建都选址的占卜巫术。而且是大事件的惯例,不是专门为建筑选址设计的,也和普通房子没有关系。至于根据《公商交巴渝》五音把姓氏分为五类,大概是在唐以前,汉代以后。据吕才说,这个理论是由一本叫《堪舆经》的书提供的:

只有《堪舆经》黄帝对天老有五个姓氏。(同上)

但在吕才看来,黄帝时代只有姬、姜等几个姓氏,后世的姓氏开始增多。许多不同的姓氏都来源于某个姓氏,很难用五音来分类:

不是留恋的问题,也是一个乖张的人。(吕才《叙府经》)

四、堪舆术也不是风水术

其中,风水学说最早出现在汉武帝时代。根据楚对《史记·日本列传》的补写,堪舆是当时各种职业技术之一。《汉书·文艺志》有《金匮要略》十四章,归入“五行家”一栏,也被认为是众多占卜术之一。

《汉书·艺文志》中有六种有形的方法,其中一种是“宫室之地”,其他的是人和动物的面相。在作者看来,这种相面术和相面术是以貌定吉凶的巫术,所以放在一起解释:

造形者,以九州之势,立起城堡,塑造人和六畜之骨,描绘物,为的是使其听起来高贵、高贵、好坏。裘德洛各有长短,各有各的声音。除非有鬼神,否则数字是自然的。但形和气相是有始有终,也有形无气,有气无形。这种微妙是独一无二的。

这说明汉代有专门的选房巫术,是为了求吉凶而创立的。根据王充的《论衡》,这种巫术的基本理论是:

(图房子艺术)排名第一的名字是刘佳。第一名立,宫商不同。家有五声,姓有五声。宅不适合其姓,姓与宅为贼,则病亡,罪难。(《论衡·钱树》)

其理论基础与汉代文艺史上“法各有长短,各有千秋”的理论基本一致。王充还提到,按照这种“画屋术”,“商之门不宜南,征之门不宜北”。即姓商的家庭,住宅门不能朝南;对于姓郑声的家庭来说,住宅的门不应该朝北。这样的一套巫术,似乎与风水学说无关。

北魏时,殷绍向朝廷呈上四阶堪舆表,“专述天地阴阳之本”。其具体内容如下:

徐萌《九卷八十一难》第一章讲阴阳调和的由来,钟旭《九卷八十一难》第二章说明齐王四时止杀吉凶,徐庶《九卷八十一难》第三章说明日月昼夜相交为表里,陈旭《九卷八十一难》第四章有释放善恶六刑的作用。(《舒威》卷91)

这里所说的风水学说,似乎与房屋或墓地的位置无关。

关于因为《堪舆经》也讲了按五音分类姓氏的理论,风水学说就和卜宅吉凶的巫术联系在一起,后人往往把卜宅吉凶的巫术,包括占葬之地的巫术,也称为“风水学说”。但风水学说也不是风水,因为它的基础理论与风水相去甚远。

五、风水术是宋代才出现的、专为葬地吉凶而出现的巫术

据吕才介绍,当时的葬书是以“方便年月”、“墓场邻近”为依据,与“宅经”一样,以“方便五姓”为依据。在吕才看来,这无非是“巫女从其货中受贿”。关于这种宅经葬书的理论,被吕才批判,不合时宜,于是到了宋代,风水出现了。

风水上说,葬书是郭璞签的。上面写着:

被埋的人,利用愤怒。五气流于地,万物皆生。人从父母处受,骨得气,身得阴。

说完,灵有回应,鬼有福报。所以铜山崩于西,钟声应响于东。华牧在春天,栗子芽在房间里。

盖生者聚气,凝者成骨,亡者独留。故殓者怒骨,影生之法也。丘骨为丘支,气随之。说完,气和风散,界水止。古人聚而使之久,使之止,故称风水。

风水的方法,得水最好,其次是藏风。俗话说,外气横,内气止。这也是一个封面故事。

郭璞(来源:Baidu.com)

这是风水的基本理论,其核心部分是“应气感,鬼有福报,人有福报”。其理论基础是汉代形成的“天人合一”理论。基于此,笔者认为葬地之气可以入死者骨:“逆气入骨”,然后因“应气”的结果而庇护、祝福其后代。

要看某个地方有没有这种精神,而不是看这个地方是否依山傍水,背风向阳。风水学讲的不是这种与人们生活息息相关的风水,而是吹进逝者骨头里的风能否庇护后人,能否阻挡流进逝者骨头里的水庇护后人。要搬运这样的风水,需要的不是一般的山背水等地形,而是可以塑造成龙虎白虎的地形:

夫葬左龙右白虎,前朱雀,后玄武。玄武垂首,朱雀舞,青龙风,白虎驯。如果情况反过来,就应该触犯法律。(《葬书》)

此外还有背刀、卧剑、翻船、横数、燕窝、灰囊等所谓造型。它的优劣取决于它能否聚集“好运”。

葬书署名“郭璞”。据《四库提要》考证,此书成书于宋代。而且我们也没有发现“风水”这一概念与唐代及其以前的文献中的葬地选择有关。所以《四库提要》的考证是可靠的。

六、风水术“全无义理”

风水学一诞生,就受到当时思想家张载、程颐的批判,认为这种说法“完全不合理”。

自宋代以来,反对墓地好坏和风水的人包括著名的儒家司马光,南宋的甄,明代儒学的创始人宋濂及其弟子方孝孺,明代中期的,清初的儒家徐干学,都曾撰文明确反对风水。我觉得这是骗人的巫术,不符合圣人的教导。在传统文化中,风水一直是一种没有进入主流的边缘巫术文化。

到了清朝,起初在顺治皇帝的《圣训》中,他批判风水的荒谬。康熙皇帝的《圣训》也认为只有“大陆愚人”才信风水。直到近代,风水才在乾隆时期的“圣教”和“诏令”中得到正式认可和影响。

七、环境科学与风水无关

为房子选择合适的地址不仅是人类早期已知的常识,也是动物的本能。只是随着时代的变化,选择的标准也在变化。农村可能还是讲究背风向阳,但未必讲究山川。至于城市,现在选择市区,郊区,上班距离等等。这种环境的选择与风水无关,郭璞署名的《葬书》中的风水也与这个位置无关。说环境的选择是风水,误国误民,无非是现代的“巫利其货,贿利其人”。

为安葬之地选择一个合适的地址,让逝者安心,生者安心,是随着社会的发展而发展起来的要求。选择标准是不断变化的。这个选择和风水无关。这不是风水选择葬地的目的。

结论:风水是宋代才出现的一种巫术,具体内涵是“应灵,鬼得福,人得福”。择屋择葬吉凶,不是常见的巫术,与建筑中的环境科学无关。

征稿启事 中国科学探索中心微信公众号欢迎赐稿!
稿件内容以反伪破迷为核心思想,科学普及、科学文化、科技哲学、科学与公众、世俗人文主义、科技伦理等领域均可涉及,旨在将科学探索结果无偏见地告知公众,避免公众上当受骗。
稿件一经采用,将奉上稿酬。 投稿邮箱:kpsh2017@163.com

中国科学探索中心倡导科学打假

爱我就请给我“看”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内容,图片,视频等均是来源于用户投稿和互联网及文摘转载整编而成,不代表本站观点,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其著作权各归其原作者或其出版社所有。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在线联系站长,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